古代言情小说《爆撩!商业死对头被我撩疯了》,现已完结,主要人物是沈念卢若安,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“手捣柠檬”,非常的有看点,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:得叮当响。”“和离时,还欠着我几万两银子呢,要不是为了银子,能来找县令您告状么?”沈念一句话,就拆穿了姚氏母女的用意。冯大人一愣,招来了自己的师爷,两人耳语一阵,冯大人便了然了。他的确刚来京城,不了解沈家和卢家的具体情况。只知道卢若安刚封了侯,还是镇西将军,正是风光的时候。加上姚氏承诺的利益太诱人,他就......

爆撩!商业死对头被我撩疯了

阅读最新章节


县令道:“当然不会,本县不仅有人证还有物证,来人……将凶器呈上来!”

立刻有人送上了那只凳子。

凳子还摔坏了一只脚,上面隐隐干涸发黑的血渍。

“这是你打伤卢家二公子的凶器吧?”

沈念哭笑不得:“大人,我一个弱女子能拿得起这么重的凳子,还能用它砸伤人?您可太抬举我了!”

这可是实木凳子,沉得很。

“可上面有你的手印,只有你一个人的!”县令道。

沈念更无语了:“大人又没对比过我的手印,怎么证明那是我留下的?”

她可没碰过那个凳子。

“我说是就是!”县令怒喝,“你这小女子,竟然敢质疑本县,信不信我大刑伺候?”

卢雪燕迫不及待道:“大人,一定要大刑伺候,不然她不老实!”

原来在这等着她呢。

沈念猜测,他们应该是串通好,打算不管不问先上刑,来个屈打成招。

县令果然听了卢雪燕的话,大声道:“上夹棍!”

卢雪燕眼里尽是兴奋。

看着衙役拿出夹棍走向沈念,恨恨道:“夹断她的手指才好,沈念,看你还嚣张不嚣张了!”

“慢着!”沈念冷冷从地上站起来,“根据大顺律法,大人在没有提审全部证人,证据不足,不可以对我用刑!”

“人证物证都有了,怎么证据不足了?”县令理直气壮地问。

“就是,我就是人证,那凳子就是物证,上面还有你的手印呢!”卢雪燕得意道。

沈念问:“受害人的伤情鉴定呢?”

“你说你是证人,你二哥受伤的时候,你在现场吗?”

“我因为什么缘故打的他?用的哪只手抓凳子,当时距离你二哥多远,是正面攻击还是侧面攻击?”

卢雪燕竟然还真像模像样地编起来:“我当然在场,我娘也在场,是因为你想打我大哥,被我二哥挡了,你用的右手,正面攻击!”

“那你大哥怎么不来?他才是关键证人吧?”沈念问。

卢雪燕道:“我大哥何等人物,忙得很,没空来,由我和我娘代表他!”

沈念一直知道这对母女无耻,但还是稍稍低估了她们无耻的程度。

沈念故意不说话,看上去像没招了。

卢雪燕非常得意,对县令使眼色:“冯大人,你看她心虚了,快让她认罪伏法!”

县令也装模作样地拍了一下惊堂木,道:

“沈念,现在你要么认罪,要么大刑伺候,痛快认罪,本县或许可以从轻发落!”

“当然了,认罪以后,少不得要罚你一笔银子,还得赔偿卢二公子的医药费!”

县令不装了,就差把“讹钱”俩字写脑门上了。

沈念敛眸,略一思索,笑道:“大人,我刚刚来的时候就发现,您这县衙有点旧了,地方也窄,看看……差役大哥们站着都拥挤!”

“这桌椅板凳啊,漆都掉了,我看着都不落忍,正打算和大人商议一下,出资重修衙门的事宜呢!”

“哎……结果到现在只顾着说这什么狗屁倒灶的案子,把这茬儿给耽搁了!”

贪财是么?

她正好有的是钱。

县令眼珠子蹭地亮了,激动地问:“当真?”

“那还能有假,我沈家乐善好施是出了名的,主要这是我第一次来蔚县的县衙,要是早点看到,早就给修了。”

姚氏慌了,赶紧道:“冯大人,不要听她的,她这是想贿赂您!”

沈念故作惊讶:“老夫人,您怎么好这样乱说呢?修缮县衙怎么算贿赂冯大人,这县衙又不是冯大人的,是朝廷的。”

“我们沈家深受陛下和朝廷大恩,才能把生意做得如此红火,那不得回馈朝廷吗?”

冯大人口水都快掉地上了,连连点头:“说的是,说的是啊!”

“冯大人,我们忠勇侯府也愿意出资修衙门!”卢雪燕赶紧表态。

沈念噗嗤笑出来,对县令道:“冯大人恐怕初来京城做官不久,还不了解内情吧?”

“忠勇侯府,都是我掏钱给扩建重修的,她家穷得叮当响。”

“和离时,还欠着我几万两银子呢,要不是为了银子,能来找县令您告状么?”

沈念一句话,就拆穿了姚氏母女的用意。

冯大人一愣,招来了自己的师爷,两人耳语一阵,冯大人便了然了。

他的确刚来京城,不了解沈家和卢家的具体情况。

只知道卢若安刚封了侯,还是镇西将军,正是风光的时候。

加上姚氏承诺的利益太诱人,他就没细细打探情况,还以为沈家只是富商,没想到还另有内情。

冯大人一想到师爷刚刚的话,顿时冷汗冒出来,差点儿就被姚氏母女坑死了。

“此案另有内情,还需重新查证,退堂!”

“大人!冯大人!”姚氏急了,“你怎么能言而无信?”

卢雪燕也叫嚣道:“冯大人,我哥是镇西将军,忠勇侯,你可要想清楚!”

沈念故作惊叹:“大人,卢小姐竟然敢当堂威胁朝廷命官,这不该掌嘴吗?”

冯大人既知道沈家的背景,立刻就倒向了沈念这边,道:“混账,竟然敢威胁本官,来人,掌嘴二十!”

姚氏拼命拦也没拦住。

卢雪燕被打得那叫一个惨,毕竟县衙掌嘴可不是用手,用的木板,牙齿都能给打掉了。

打完了卢雪燕连话都说不出来了,只趴在地上直哆嗦,血吐了一地。

“冯大人,您看,这才是我的手印,跟凳子上的,完全不一样!那凳子上的手印,分明是有人伪造的。”

沈念用卢雪燕吐出的血,在纸上摁出清晰的手印,拿给冯大人看。

冯大人立刻会意:“好可恨,竟然敢伪造物证,诬告好人,险些害得本县错判冤案!”

“拉下去,各打二十大板,以儆效尤!”

沈念微微欠身:“大人英明。”

姚氏怒了,也顾不得这里是什么地方,便嚷起来:“你这个狗官,你敢打我,我叫我儿子掀了你的公堂,让你乌纱难保!”

“你把我给你的三千两银子还给我,你收了我的钱,竟然还帮沈念这个贱人,你还我钱!”

冯大人有些慌,看了一眼沈念。

沈念故意道:“这老婆子是失心疯了吧?怎么乱攀咬呢,刚刚诬告我,现在又诬告大人,真是可恨啊!”

冯大人松了一口气,笑道:“沈小姐说得对,看来她疯的厉害,堵了嘴,狠狠地打!”

沈念冷笑着看向姚氏母女,就这么点儿本事也想跟她斗?

小说《爆撩!商业死对头被我撩疯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