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《原来暗恋对象是我》,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,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。简介:婚礼策划的方案经过两家人的一致同意,主要是按照沈恪的主导,方案也发给陆唯一看过了。陆唯一对沈恪细心的程度有了更多的认知。减免了大部分复杂繁琐的环节,新娘发言的环节也省掉了。陆唯一并不喜欢被众人簇拥的感觉,更别提在一群陌生人面前要说一些真情流露的话...

原来暗恋对象是我

原来暗恋对象是我 阅读最新章节


要去做了才知道啊。

陆唯一挪了挪位置,让齐思鹿在旁边躺好。然后掀起被子,拿着手机走向窗边。她房间是做了飘窗的,铺了一层软垫。她很喜欢这个位置,经常会窝在这儿看书。

她把飘窗上的毯子展开,然后又躺靠下去,用毛毯把自己盖住。

过两天她要和爸妈一起回江市,去接祖父母,她的婚礼时间越来越近了。沈恪那边其实提议了去国外的小岛办婚礼,但是考虑到了陆祖父的身体状况,没办法经历高空飞行,所以最后决定在京市办。

婚礼策划的方案经过两家人的一致同意,主要是按照沈恪的主导,方案也发给陆唯一看过了。

陆唯一对沈恪细心的程度有了更多的认知。减免了大部分复杂繁琐的环节,新娘发言的环节也省掉了。陆唯一并不喜欢被众人簇拥的感觉,更别提在一群陌生人面前要说一些真情流露的话。

她也流露不出来真情。

交接的环节甚至也做了改动,常态化应该是新娘父亲把人交给新郎,改成了陆唯一一个人。

这是陆唯一最满意的地方了。

没必要把她由谁交给谁,她不属于任何人,她只属于她自己。而且沈恪的的确确是她自己的选择,就应该是她自己走过去。

无论沈恪做什么事好像都能展现出他的优点,发光的人果然是掩盖不住光芒的。多和沈恪接触一些,就能发现他是一个很让人安心的人。这让陆唯一反复确定沈恪是一个正确选择。

这样的话,她是不是能多放松一些警惕,展示给沈恪真正的自己呢?

陆唯一抱着膝盖倚靠着软垫,毛毯被她围了一整圈,只露出一个头。她的下巴枕在膝盖上,她看着窗户外边的路灯。

她睡不着的时候会喜欢盯着路灯看。

她不喜欢阴暗的地方,她本能性的趋向光源。

陆唯一转过头,看着沉沉睡去的齐思鹿。齐思鹿和她长得不算特别像,齐思鹿更像妈妈一些,她更像爸爸。

齐思鹿的性格很好,很活泼。和她不一样,她像是一汪死水。

陆唯一小时候会很羡慕齐思鹿。

不仅仅是齐思鹿,还有其他的孩子,包括陆熙禾也是。

她不明白为什么别人都是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,而她不是。她是留守儿童吗?好像也不是吧。爸爸妈妈很忙没空照顾她是正常的,但是为什么可以照顾好齐思鹿呢?

她无可避免地会一次次质疑。

谁的问题?

是她吗?她是个错误吗?为什么要抛下她呢?因为她身体不好吗?

祖父母能给的关怀和父母给的当然不是同一种。特别是小时候陆唯一得到的关怀是那么严厉,严厉到让她觉得自己是不是该消失掉。

……

现在的陆唯一已经不会再去想那些事了。人就是会有所缺失,不是这个就是那个。以前没得到的东西,后来已经适应了没有它的存在也可以,完全已经不再需要了。

陆唯一知道自己可能有一些问题,但是她一直缄默从未表露,也就无人察觉。

如果……沈恪知道了呢?

陆唯一有些发怔。

如果沈恪真的知道了真实的她呢?

陆唯一的内心开始摇摆不定,这是个让她困扰的问题。想展现给沈恪一部分真实的自己,又怕沈恪真的知道了真实的自己。

小说《原来暗恋对象是我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